212

古代长江治理的智慧

发布日期:2023-11-01 11:00


        长江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在万古奔腾中书写了雄壮的历史,孕育了灿烂的文化,是我国重要的战略水源地、生态宝库、黄金水道,为流域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不可替代的环境支撑。历史上,中华民族的先民发挥聪明才智,兴利除弊、开发维护,让长江发挥出农业灌溉、生活饮用、水运交通、捕捞养殖、工矿用水等功能,为大江大河治理积累了宝贵经验。

        在不同历史时期,长江发挥的功能不尽相同。在早期人类活动中,长江主要承载着农业灌溉、生活饮用、自然捕捞等功能。随着生产技术进步,水运交通、人工养殖、工矿用水的功能日渐增强。同时,长江发挥功能的具体方式在不同历史时期也有差异。如早期的农业灌溉和生活饮用主要靠人工担负、兴建堤堰、人力水车等来实现,这方面留下了许多史书记载和文物遗迹,如都江堰水利工程、长江上游宏大的梯步担水场面、独具特色的龙骨水车等。特别是闻名于世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深淘滩、低作堰,将灌溉、防沙、防洪等功能集于一体,充分展现了我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创造,堪称古代世界内河水利工程的典范。

        在水运交通方面,早期主要依靠木船运输的时代,面对长江的不同水文状况,人们创造出数百种船只。特别是长江上游河道复杂,为方便航运,人们因地制宜设计木船船型,在世界上较早使用水密舱位技术。而在长江下游地区,河道宽阔,航运较为便利,人们开凿了沟通南北的人工运河。如著名的京杭大运河,使东西交通与南北交通互联成网,进一步放大了长江的航运价值,由此出现了历史上的南粮北漕、皇木进京、滇铜京运等重大国家工程。水运交通的发展,为长江流域经济社会发展奠定了物流和人流基础。

        日积月累、不懈探索,人们用水、防水、治水逐渐从被动走向主动,从自发走向自觉。历史上长江上游地区不断实施炸除险滩、开凿纤道、修筑束水坝等航道整治工程,人们为航运的顺利和安全费尽心力。到了近代,机动船进入长江后,上游航道的整治更加频繁,航运的现代化与航道治理同步发展。同时,内河航运的繁盛也孕育出独特的长江航运文化。如规模宏大的拉纤场面、梯级码头与城门景观、特殊的河道滩险地名、内容丰富的川江号子、大量川江路引文书等,特色鲜明、内容丰厚。

        在古代经济重心不断东移南迁的背景下,长江中下游地区逐渐成为经济文化发展的重要区域。近代开埠通商往往也是沿长江而上,长江干流边的许多城市成为工商业重镇。这种沿江而成的工商布局充分利用长江工业用水和物资运输之便,逐渐形成了长江经济带,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引擎。在长江下游,人们充分利用水土冲击扩展形成的长江三角洲平原,在岸边和江心洲发展农业、养殖业、手工业等,推动这一地区的经济文化日益发达。

        长江在惠及人类的同时,也带来一些自然灾害,几千年来长江流域的先民们在防灾减灾方面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长江流域的先民们较早认识到,上游泥沙东流形成的淤积往往会加大洪灾程度,而这多是由于“伐山砍木”“土石随流而下,以致停淤接涨”所致,因此人们很早就开始关注并治理上游水土流失。长江中游的荆江地区,河道蜿蜒如九曲回肠,泥沙淤积形成悬河,历代先民不断兴筑加固河堤,形成著名的荆江等江防大堤,同时也兴建了荆江、汉江等许多分洪区。在长江下游航运中存在风灾危险,人们开辟了许多避风港湾。治水特别是治理长江这样难度大、规模大的水利事业,需要集中决策、统一指挥、团结协作,要求社会成员统一意志、汇聚力量,形成足够强大的战斗力,这对中华文明中集体主义、团结合作精神的形成起到了推动作用。

        历史上,中华民族的先民在长江治理方面采取综合治理方针,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多措并举、扬长避短,不仅推动长江流域的经济社会繁荣发展,而且最大限度减少自然灾害的影响,让生态和人居环境不断改善,在漫长历史岁月里彰显并积累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智慧。

(作者为西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