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文化】百年旗袍与江南文化(上)

发布日期:2020-12-15 16:33
提到江南,人们的眼前立马就会浮现出这样一种情景:在细雨霏霏中,狭窄的小巷里,一位穿着旗袍、撑着花布伞、丁香一样的姑娘,风姿绰约,曼妙多姿,回头间,那一抹笑靥在刹那间成为水乡永恒的风景。

【科学文化】百年旗袍与江南文化(上)

旗袍是东方的魅力,是极致的时髦,她之所以能将东方韵味演绎得淋漓尽致,关键是来自中国美学。中西方在人与物的审美关系当中确实是存在着差别的,西方美学主要是物质思维,更加注重对客体的探究,中国美学主要是伦理思维,更加注重主体的理解,西方美学更加强调责实而去空,中国美学更加强调离行而得似,所以中国美学基本都是诞生在形与神、意与象、言与意、藏与露、大与小、远与近这些相辅相成的审美关系当中,因此常常会有一种“隔花影人远天涯近”的审美感觉。应该说,旗袍正是这种中国美学的典型代表,是一种最能体现东方韵味的符号学系统,代表着东方的认知、东方的感觉、东方的理解、东方的美丽。

欲说还羞的朦胧之美。旗袍真正的迷人之处,不在于开放,也不在于含蓄,而是在于开放与含蓄之间的一种平衡与和谐:一方面贴身的剪裁,把西方美学所崇尚的人体曲线美展露无遗,凸显着东方美人的婀娜身姿与红纤细腰;另一方面,又通过领口、袖口、襟口的严密布防,使得旗袍更加严谨,又极大程度上迎合了东方女性含蓄的表达方式。旗袍形成于含蓄的极致,也诞生在婉约的极点,该开放的开放,该含蓄的含蓄,不落俗套,不拘一格,每个热爱旗袍的女性都会自觉不自觉地根据自己的尺度,不断寻找这种矛盾和冲突的契合点和平衡点。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种矛盾丛生的美学存在,使得旗袍常常介于显与隐、色与戒之间,呈现出一种欲说还羞的朦胧之美。

恰到好处的精致之美。旗袍对剪裁上要求非常高,不能脱离主人而孤立存在。据说做一件旗袍,全身上下要测量36处,必须做到与主人的头、颈、肩、臂、胸、腰、臀、腿以及手足完全吻合。所以任何旗袍都是对人体最准确性的陈述,增之一分太长,减之一分太短,稍有差池,都会溃于蚁穴。

画龙点睛的神韵之美。一件旗袍的诞生过程是十分繁复的,不仅要经过周密的量体、巧妙的设计、精心的剪裁和专业的缝制,还要有镶(镶边)、滚(滚边)、嵌(嵌条)、荡(荡条)、盘(盘扣)、绣(刺绣)等装饰工艺的配合。每一个细节,都应该是灵魂的高光时刻。旗袍重盘扣,花式种类丰富,植物形的有梅花扣、菊花扣、玫瑰扣等,动物形的有凤凰扣、孔雀扣、燕子扣、蝴蝶扣、金鱼扣、蜻蜒扣等,有仿汉字造型的,比如寿字扣、万字扣、吉字扣、喜字扣等,还有几何图形的一字扣、波形扣、三角形扣等。这些盘扣生动地表现着重意蕴、重内涵、重主题的装饰趣味,常常起到画龙点睛般的传神作用,许多美好吉祥的意义包括福禄寿喜和荣华富贵等都会浓缩其中。旗袍,就是这样把东方的美透彻而含蓄地展示出来。无微不至,收藏了多少细细密密的心思;无所不及,锁住了多少尘封的往事。这是一种因距离产生的美,也是一种流动飘逸的美。

中庸适度的中和之美。有人说,不是每个女性都可以穿旗袍的。确实对于穿着旗袍是有一定标准的,太瘦太胖太高太矮都不合适,最好是不胖不瘦不高不矮。但需要强调的是,不同的审美观可以导致不同的结果和答案,能不能穿旗袍是每一位女性自己的选择,不能因为某些条条框框,就剥夺了她们喜爱旗袍的权利,只有通过自己的尝试才能得出合不合适的结论。沪剧艺术家茅善玉认为“每一个女人的衣橱里永远都少一件衣服,每一个女人的衣橱还应该有一件旗袍”,还有人说“是女子,都该拥有一件或几件旗袍”,这可能不是矫情,而是许多女性的心里话!
【科学文化】百年旗袍与江南文化(上)

风情万种的梦幻之美。旗袍的美来自自身的清绝与傲然,有时候也来自审美欣赏中的迁想和妙得。或者说是因旗袍本身的美触发了我们审美的想象力,浮想联翩,魂牵梦萦,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如切如磋,如诗如画,通过自身因素的添加,更加丰富了人们对旗袍的审美。每个人的审美理想、审美趣味和审美水准不一样,带来的审美结果也不会一样。这里有悦己者的求美渴望,也有阅己者的审美情结。有正读,也有误读。不是说有一千个观众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吗?对于旗袍来说,一千个欣赏者也会有一千个答案。

超凡脱俗的境界之美。所谓“超凡”,就意味着,旗袍不仅仅是一件服饰,而是一种文化。所谓“脱俗”,就是旗袍可能凝聚着别人所没有的独特经历。对旗袍来说,这是每个人自己的故事,如果这个故事有足够的能量,也可能成为大家共同欣赏的故事。因此旗袍的魅力,实际上是双重结构叠加的美学境界,常常是波澜不惊的水面隐藏着波涛汹涌的水流。明明是一块严丝合缝的云锦布料,却散发着浓浓的超凡味道;明明是一针一线细密的针脚,却有着脱俗极致的美感。

我们要善于捕捉旗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所有魅力。这里有对历史的穿越,有对人生的感悟,有忆旧的情结,也有现实的抒发,所以不管是旗袍的设计者还是展示者,都要能深入民族文化的土壤中去寻找灵感的源泉,寻找属于自己的矿藏资源。只有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体感心悟,才能感受到其中诗意满携、文化满溢。如果你不理解这些,你穿不美旗袍,你不识这些,你看不懂旗袍。旗袍撩动的是人们的眼睛,触动的却是人们的灵魂,前者也许可能美一时,后者却能美了一世。(作者:张永祎  编辑:谢长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