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英才】王会军:身披10号球衣的气象学家

发布日期:2020-11-17 16:54
在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有一位爱踢足球的60后院士。每次比赛,他都不惜体力、左突右击,敢于和年轻人展开身体接触,而且能踢大半场时间,可谓绿茵场上学位最高的踢球者。

这位爱踢足球的60后院士叫王会军,是该校学术委员会主任。作为一名研究气象的科学家,王会军在专业领域同样敢于突破,屡建奇功。

两次“特批”晋级的光荣

1986年7月,王会军从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毕业,1991年9月,获得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博士学位后留所工作,担任了助理研究员。在随后的发展中,他的技术职称晋级很快。1994年晋升副研究员,1996年晋升研究员,两次都是“特批”,获得提前晋级。
说起这段经历,王会军坦诚地说,除了自己的努力和取得的成果以外,一个重要的外因是,由于受特殊时期影响,国家科技人才培养和成长出现断层,需要破格提升一批青年科技人才,自己正好赶上了。直到今天,这种影响都还存在。比如现在的两院院士中,20世纪50年代出生的就比较少,耽误了整整一代科技人才。作为幸运者,自己要珍惜机遇、不负使命。

1991年,王会军在美国Lorenz国家实验室进行气候模拟方面的短期合作研究;1999年,在日本全球变化研究所进行气候预测方面的短期合作研究;1998年开始担任博士生导师;2005年5月,担任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所长,直至2014年5月。目前,王会军也是在苏院士中比较年轻的“60后”。

个人技术职称进步快,科学研究同样“加速度”。王会军揭示了东亚夏季风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减弱,揭示了南极涛动、Hadley环流、北大西洋涛动等对东亚气候的显著影响,提出了北极海冰减少对我国东部霾污染的加剧作用,揭示了太阳风能量通量对EN‐SO和北半球气温变异的影响,完成了中国首个基于自己气候模式的全球变暖定量模拟结果,提出热带相似和年际增量气候预测思想和方法,提高了东亚气候和台风活动的气候预测水平。

“外援”担纲学科建设主心骨

2015年9月,王会军加入南京信息工程大学,担任全职教授、学术委员会主任、气象学部主任、气候与气象灾害协同创新中心主任。在过去近4年时间里,为学校大气科学的学科建设、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作出了巨大贡献,使学校大气科学学科整体水平显著提高,国内外影响力明显增强。
50多岁的王会军不仅是校教工足球队的队员,还担任中场组织者,身披10号球衣--这意味着他是球队攻防两端的核心。

在科研工作中,王会军同样担负着科研攻关的“中场灵魂”。来校工作后,他以学校为牵头承担单位,联合中科院大气所、中科院地理所、国家气候中心、南京大学和中山大学等单位,成功获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目前,该项目已经以优异成绩通过中期考核。

王会军还牵头承担了两项中科院学部咨询评议项目,重点围绕“‘一带一路’区域气候变化灾害风险”和“极端气象灾害数据互联共享战略”等重大问题,为国家决策部署提供科学依据。经过近4年的发展,王会军围绕“中高纬气候变异与机理”项目,培育了一支富有活力的年轻团队,共有骨干研究人员12名、研究生20余名。

王会军牵头完成的《长三角地区大气污染咨询报告》,在宏观和中观层面描述了长三角空气质量现状,分析了江苏省大气污染的来源和成因,预测了大气污染与区域天气、气候的关系问题,并提出了提高大气污染物来源解析精度,重视大气污染科学研究工作和优秀科研团队建设,创建季节、年际大气污染预测系统等建设性意见。

全球变暖的科普讲堂

王会军是中国气象学会理事长、世界气候研究计划联合科学委员会委员、中国气候研究委员会委员、《大气和海洋科学快报》期刊主编和《大气科学学报》主编。
气候变化问题是全球性的科学课题,也是与公众生活紧密相关的社会议题。在普通民众只关心所在城市“天气预报”时,作为大气物理学专家,王会军的科研眼界更加高端。

“在全球总体变暖趋势下,不排除在某些局地、某些时段会特别冷。过去一二十年,我国冬季就比较冷,很多气象学者称这种现象为气候变暖的减缓期。”王会军说,科学家关注的气候变化,是全球平均情况,是几十年至上百年尺度的长期趋势,而不是某个区域或者年际之间的变化。
现代人类对气候变化更加敏感。海冰和冰盖的融化连同升温带来的海水热膨胀效应将导致海平面上升,直接影响小岛国和沿海城市的生存。如果全球气候变暖的速率不加遏制,它对人类社会和生态环境将产生重大影响。王会军说,公众每天的个体行为对地球气候产生着重要的影响,公众只有在充分了解气候变化的风险后,才有可能将气候变化的应对变成一种自觉的行动。

很多人知道,北极变暖、海冰减少,导致北极熊生存受到严重威胁,但是很多人不知道,这也可能导致我国华北及长江中下游地区冬季出现雾霾频率增加。王会军将北极海冰面积减少的趋势,和京津冀长三角的雾霾天数放在一起分析,发现两条曲线有着非常好的对应关系。他发现,北极海冰的减少,会使极地和中高纬地区的大气环流发生变化,不利于冷空气向南扩散,而冬季风减弱,则对我国污染物的扩散形成了阻碍。

气候变化具有高度的复杂性,短期的波动亦是如此。过去大家认为,厄尔尼诺和南方涛动是影响我国季风气候和旱涝的关键因素。王会军研究发现,南方涛动和东亚夏季风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恒定不变的。东亚夏季风从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开始变弱,变弱后维持了几十年,导致华北地区持续干旱。

王会军说,研究南方涛动、季风的年代际变化很关键,短期波动过程和机制复杂,导致气候非常难预测,即便如此,仍要迎难而上。因为这对防灾减灾的意义很大,未来还要不断改进,为国为民服务任重道远。(作者:曹阳 何佳芮  编辑:谢长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