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江苏】老门东,重拾金陵记忆(上)

发布日期:2020-09-03 17:04
“最金陵是城南,最城南是门东。”门东,是南京老城南的古地名,也是南京历史文化遗存的主体所在。

南京城南,以中华门为界,门以西叫门西,以东叫门东,因其历史悠久,故称“老门东”。在这里,“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不值一提,“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是历史规律,而“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才是人们津津乐道的永恒话题,千年传承的独特建筑和市井文化才是真正的南京味道。
                【魅力江苏】老门东,重拾金陵记忆(上)

中举人的第一道门槛

史上的老门东,是南京原住民居住最久远和商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早在三国时期,内秦淮河南岸的门东地区就有民居村落在此集聚。东晋时期,更是成为诸如王导、谢安那样名人雅士和商贾大户的荟萃之地。明朝以后,包括门东在内的城南地区,逐渐演变为南京最重要的商贸、手工业集散地和以贫民居住为主的功能区域,形成了具有独特韵味的南京城市风貌。

中华门东,剪子巷由西向东笔直延伸。巷南,是一片开阔地,一道围墙内,几间老屋形影孤单,被黛色新墙包围。数百年前,这里曾有一排整齐的房屋,用于科举资格考试,被称为“上江考棚”。《南京市地名录》记载:“南起新民坊,北至剪子巷。清朝科举时,上江考生宿舍设此,故名。”此后到了1661年,江南省(江苏、安徽两省合称)一分为二--江苏、安徽分治,安徽在上游,称为“上江”;江苏在下游,称为“下江”。因俗袭旧,江苏、安徽两省士子参加3年一次的乡试,都在南京的江南贡院,号称“南闱”;它与北京举行的“北闱”齐名,是最受朝野重视的两场乡试。

南京城内,除了举行正式考试的贡院,尚有“上江考棚”和“下江考棚”,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秀才都能参加乡试,他们必须先通过预考,合格者方能参加乡试,于是预考也成为第一道门槛--预考的考场,称为“考棚”。

下江考棚,位于今中华路东,南京市第一医院附近。上江考棚,曾经三迁其址--初在朝天宫附近的皇甫巷(今王府巷),1864年7月,湘军攻入天京,上江考棚毁于战火。湘军统领曾国藩在城南三条营购买梁姓人家的宅子,重建上江考棚。重建的上江考棚,有房屋77间,并买黄、姚两姓房屋,建提调(考场负责人)公馆。不过,这里作为上江考棚的历史并不长。1873年,位于中正街(今白下路)的考棚新址落成,剪子巷考棚于是闲置,至今,巷中尚有一方界石,上刻“上江考棚界”。

                     【魅力江苏】老门东,重拾金陵记忆(上)

男状元娶了“女状元”

少有人知的是,这一方之地,文脉盎然,曾留下诸多传奇故事。

上江考棚在剪子巷时期,所有安徽来的应试学子中,查询当时状元记录,竟没有出一个状元。同一时期,同样位于城南中华路一带的下江考棚,后来倒是出了一位状元。

这位状元的经历,颇为传奇。状元名叫洪钧,苏州人,他生于1839年,1864年来南京参加乡试,一举中的。4年后,他状元及第,授翰林院修撰,后历任学政、礼部侍郎等职。

中状元那年,洪钧29岁,可谓春风得意,鹏程万里。没想1887年,因老母病亡,洪钧丁忧(父母去世,官员须服丧三年,不得出仕)在家,认识了上海名妓傅彩云,一见倾心,很快娶她为妾。傅彩云美艳动人,有“花国状元”之誉。时人戏称:男状元娶了“女状元”。

不久,洪钧出使俄、德、奥、荷四国,携如夫人傅彩云周游列国。不幸的是,归国后,他于1893年病逝。傅彩云并不安分,她重新干起了老行当,改名“赛金花”,并搬到了北京。曾朴的小说《孽海花》,就以洪钧和赛金花为故事原型。此后据说在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后,赛金花因会说德语,与统帅瓦德西有过结交,还保护了大批的北京市民,成为英雄人物。随着大清帝国的衰落,绵延千年的科举制度寿终正寝,这些风流人物也成为后世人口中的传奇故事。

                 【魅力江苏】老门东,重拾金陵记忆(上)
                 【魅力江苏】老门东,重拾金陵记忆(上)

深深小巷,浓浓南京味

现时的老门东,以南北走向的箍桶巷为轴心,北起剪子巷,南抵明城墙,西沿秦淮河,东接江宁路,是当地政府在门东地区原址上圈地拆迁,按照原先的街巷肌理和传统样式,结合历史遗迹和文化传承等方面因素,复建的一个占地面积近10万平方米的历史文化街区。这种保护性复建与开发,虽是刻意复古、现代再造的新建筑群,但其修旧如旧的青砖黛瓦马头墙、小巷逶迤石板路,依然展现着市井繁荣的老城南风貌,依然透露着浓浓的南京味道,依然是南京人抚今追昔的怀旧之地。
走进老门东的深街里巷,街道纵横,巷陌幽深,蜿蜒曲折,好似迷宫,一些无名小巷深长得令人陡生惧意,狭窄得只能容纳一人。深巷中,那些中营、边营、饮马巷、三条营等带有军事色彩的地名,表明这里曾是朱元璋修建明城墙时大量驻扎军队的地方;那些古井、老树、官沟、石板路等古老遗存,表明这里曾是世世代代、土生土长的南京贫民的聚居之处。徜徉在一条接一条的小巷中,一个又一个的深宅大院渐渐露出真容。

清末南京首富蒋百万故居,七进院落,穿堂式布局,门窗上精雕细刻的图案令人叹为观止,门楣上优美精致的砖雕不失文雅气息,古宅中每一个细节都让人感受到文化传承的魅力。太平天国唯一女状元傅善祥故居的大门虽然紧闭,但透过高墙大门,仍让人不禁产生“庭院深深深几许”的震慑感……小巷深深,置身其间的游人,总有触景生情、回归寻根的感觉。(嵇刊/文 吴宇/图 谢长美/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