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程景春


班上风靡《寄生兽》,甘月亮自然也不想落下,写完作业,她点开视频,看起《寄生兽》来。萤火虫趴在她的肩上,陪着她。
 “寄生兽这种动物,动物界真的有哎。“
甘月亮惊讶了:“动物界有寄生兽?”
“当然了。”
萤火虫对甘月亮轻轻吹了一口气,甘月亮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豆娘,随萤火虫飞出了窗外。
“你要带我到哪里去?”
 “你知道‘螟蛉之子’这个成语吗?”
“我知道,螟蛉之子是养子、义子的意思。《诗经》里面有‘螟蛉之子,蜾羸负之’的诗句,意思是说,蜾羸会把螟蛉抓到自己家里,当作自己的儿子养育长大。”
萤火虫噗嗤笑了:“尽信书,不如无书。你跟我来。”
萤火虫带着甘月亮来到了蜾羸的家门口,见到蜾羸,甘月亮才明白,原来蜾羸是一种蜂类。见来了客人,蜾羸热情打着招呼。
萤火虫说:“蜾羸,你的房子建好了?”
“是啊。我的宝宝要出世了,我的房子也盖好了。”
甘月亮看了看蜾羸的小房子,房子有拳头般大小,泥土筑就的,上面还有一个圆形的洞口。这时候,蜾羸趴在洞口边,转着圈。转着转着,蜾羸把它圆锥状的腹部伸进了洞口里。
“你的腰可真细。”
“人们都喊我细腰蜂呢。”
“你在干什么?”
“我看看产卵方便不?”
甘月亮纳闷了,她看到古书上说,蜾羸是不会产卵的。大约五六分钟后,蜾羸对萤火虫和甘月亮说:“我要出去啦。”
萤火虫拉了拉甘月亮:“快走吧,我们跟着它一道飞。”
蜾羸飞到了一片玉米地里,在水田里寻觅着什么。甘月亮瞥见玉米叶子上,卧着一只小小的虫子,绿色的,正抱着稻叶啃着。
“这是什么害虫?!”甘月亮可生气了,那可是农民伯伯辛苦种下的!
“这就是螟蛉。“萤火虫说。
就在这时,蜾羸飞了过来,它衔起螟蛉,往家飞去。甘月亮和萤火虫随着它一道飞着,甘月亮心想:蜾羸要抓螟蛉养起来吗?可甘月亮看到,蜾羸将它的尾针扎在了螟蛉身上。
蜾羸飞回了家,将螟蛉从洞口扔了进去,然后又飞走了。片刻后,蜾羸抱了一团泥块过来,似乎是要用这泥块堵洞口。甘月亮越看越不明白,这和传说中的蜾羸收养螟蛉做子完全不一样,便问:“你不是抓螟蛉来做你儿子吗?”
蜾羸哈哈大笑:“你来看看吧。”
甘月亮飞到了蜾羸的洞口,往蜾羸拳头般大小的家里看去。甘月亮这才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这个小房子压根不是一个单独的大间,而是被蜾羸用泥块隔出了好几个房间。每一个房间里,都有好几条被麻醉的螟蛉。
 
 
 
“再过一些日子,我的宝贝就要孵化出来了,它们还小,不会觅食,我要给它们提前准备好食物。”
“你是说,这些螟蛉都是食物?”
“是啊,是我给宝贝提前准备的食物。”
“你的宝贝呢?”
“喏,就在那里。“蜾羸指了指螟蛉,“我把卵产在了螟蛉的体内。”
甘月亮对萤火虫说:“我明白了,蜾羸压根儿不是抓螟蛉回来当儿子,而是要螟蛉给自己孩子当食物。蜾羸就是动物世界的寄生兽。”
萤火虫说:“靠宿主生活的寄生动物很多,蜾羸是寄生蜂的一种。”
“有很多蜂类都是寄生蜂吗?”
“是的。有一种寄生蜂叫作绿宝石蟑螂寄生蜂,它的幼蜂会寄生在蟑螂身上。”
甘月亮抖抖了翅膀:“蟑螂?蟑螂携带着很多细菌哎!幼蜂不怕细菌吗?”
萤火虫说:“你看,那里就有一只绿宝石蟑螂寄生蜂。对了,绿宝石蟑螂寄生蜂又叫扁头泥蜂,我们问问它去。”
顺着萤火虫手指的方向,甘月亮看到一只美丽的蜂子。蜂如其名,浑身青绿色,还带着金属光泽的青绿色。它飞来飞去,寻找着目标。一只美国蟑螂被它看中了,它飞了过去,给蟑螂的身体扎了一针。蟑螂没法跑了,它又在蟑螂的脑袋上来了一针。
“这一针是麻痹蟑螂大脑的。”萤火虫说。
果然,蟑螂的动作迟缓下来,接着扁头泥蜂操纵着蟑螂的触须,蟑螂乖乖地跟着扁头泥蜂走。
甘月亮讶异:“这蟑螂完全成了一只提线木偶哎。”
扁头泥蜂将蟑螂带到了家里,用鹅卵石将洞口堵住了。不过,萤火虫和甘月亮还是能通过缝隙看到扁头泥蜂家里的状况——扁头泥蜂在蟑螂身体里面产了卵。
产完卵,扁头泥蜂飞了出来:“我知道你俩在跟着我,你俩想干什么?蟑螂可不是什么益虫,我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好。”
原来,扁头泥蜂早就发现自己了。甘月亮说:“我们奇怪的是,蟑螂携带着很多细菌,你的宝贝出世后不怕细菌吗?”
“我的宝贝一孵化出来,就能分泌出抗生素。这些分泌物浸泡着蟑螂,抑制着细菌、真菌和病毒的生长。”
“啊?你的幼虫都可以分泌抗生素?”
扁头泥蜂笑了:“大自然里面神奇的事儿太多了,这只是雕虫小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