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实验动物|这里的“小猪佩奇”不一般

发布日期:2020-08-31 14:02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一提起养猪场,脑海中浮现的往往是苍蝇乱飞、臭气熏天的景象。然而走进苏州吴江区东之田木农业生态园里的养猪场,却闻不到一点猪粪便的异味。


       
       养殖场内,猪舍屋顶上装有排气设备,周围种满了果树,种猪房、哺乳房、断奶房、饲料仓库整齐排列。记者经过严格消毒,并全副武装穿上防护服后,见到了猪舍的真容:空间宽敞、地面整洁,一头头活蹦乱跳的猪宝宝,正跑来拱去地撒欢。

视频《这里的“小猪佩奇”不一般》

       作为和我们日常生活最密切相关的几类动物之一,猪对于人类的贡献绝不仅仅是提供猪肉供我们食用。其实,在很多我们看不到的地方,猪还做出了许多不为常人所知的重要贡献。

巴马小香猪“肩负”科学使命 

      谁说猪一定就是肥头大耳?在东之田木农业生态园里,就有3000多只永远长不大的“迷你猪”。它们生性活泼可爱,模样憨态可掬,更重要的是,它们肩负使命--探索江苏实验动物的发展新方向。

       不足百斤的体重,不高不矮的身高,与人相仿的器官大小与生理结构,都让小型猪成为人类器官移植和医用药用试验临床最理想的实验动物之一。

       记者了解到,除了灵长类动物外,无论是器官层面,还是组织及细胞层面,猪均是人类复杂、疑难疾病研究的最适宜模型,而小型猪模型对于人类心血管疾病、药物耐受性方面的研究及各种药物代谢方面的研究,都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生态园负责人任伯民告诉记者,实验型小型猪在生物医学研究中的应用很广泛,特别适用于冠状血管疾病的研究。猪的冠状动脉循环在解剖学、血液学、血流动力学等方面与人类很相似,幼猪和成年猪可以自然发生粥样硬化。

       “猪和人类对高胆固醇食物的反应是相似的,在猪饲料中加入10%的乳脂即可在两个月左右得到动脉粥样硬化的典型病灶。”任伯民说,因此猪是研究人类冠心病的最佳动物模型。

       目前,我国小型猪的品种资源十分丰富,均为天然育成,具有品种多样、遗传性状稳定、体型小、对近交具有较强的耐受性等优点。调查结果表明,具有明确的遗传背景、特征性的性状和遗传稳定性的我国小型猪品系有西藏小型猪、版纳小型猪、巴马小型猪、五指山小型猪、剑白小型猪和蕨麻小型猪。



       经过大量筛选,任伯民最终选择了猪中的“名门贵族”--巴马香猪。巴马小香猪体型十分矮小,脾气温顺、生性聪明,而且非常讲究“个人卫生”,会定点排便。成年小型猪体重还不到40公斤,一点都不怕人,记者走进猪圈,小香猪还能亲热地凑上前与记者互动。

小型猪让异体器官移植成为可能

       你也许想不到,除了满足药物试验的要求,实验猪还能实现异体器官的移植。

       目前,很多人类疾病只能通过器官移植进行治疗,而全球对器官的需求数量已远大于供给,很多患者在等待中失去生命。为解决器官缺乏的难题,多年来,各国生物学家都开展了很多研究,而人类内脏器官的复杂程度很高,因此异体移植就成为最可能的方案。

       世界卫生组织有报告指出,猪有可能为患者提供几乎无限量的高质量器官、组织和细胞等资源;猪的肾脏、心脏等器官,与人类相应器官在结构和功能上几乎完全一致,可作为人类器官的提供者。

       任伯民介绍,目前,猪异体器官移植在其他动物上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国外有研究人员成功地将猪的肾脏移植给了一只猕猴,直到400多天后猕猴才发生排斥反应。德国科研团队在狒狒身上进行了猪的心脏移植,移植的心脏成功运行了90天。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成功将猪器官移植给人类的案例,原因是人类的免疫系统会对外来的组织产生排斥反应,此外猪提供的器官可能带有病毒。

      “不过通过科学家不断努力,猪器官的异种移植的临床应用时间会越来越近。相信这项技术很快就会为遭受痛苦的患者带来治愈的希望。”任伯民说。



截污减排,猪场里发展循环经济

      任伯民的这片生态园坐落在吴江区松陵镇,这里离太湖边只有10公里远。

       走进生态园,连片的土地上一棵棵翠冠梨树碧绿挺拔,梨树下方是丛丛绿草,成群的鸡在这里觅食。一根根黑色软管穿梭梨树间,每隔3米就有一个喷头。果园四周是生态沟渠,里面放养着鱼和黄鳝。北面就是养猪场,3000多头巴马香猪在干净整洁的“空中猪圈”中茁壮成长。


      乍看之下,整个生态园并无特殊之处。随着任伯民的详细“揭秘”,一个奇妙的“循环关系”展现在记者面前。

      “生态园各单元其实是按照‘食物链’各营养级的生态承载力大小和经济效能进行科学量化和布局。”任伯民介绍,比如根据果园和菜地等正常生产所需肥量,确定沼渣和液态肥的量,由此确定厌氧池和沼气池的处理规模,再根据沼气池和厌氧池的规模,结合产排污系数,确定香猪养殖规模和场区生活允许排污量。



       记者看到,果园每块田头都有一个厌氧发酵池,正是这些池子把每年几千吨的香猪固体排泄物收集起来,经过发酵转化为富含有益菌的肥料,再撒播到果林里;而液体排泄物进入沼气池经过生化反应后,通过铺设在地表的密布小孔的细管为果林提供有机肥;通过林下种草和生态沟渠建设,有效拦截农田排水中的氮磷,再经人工湿地净化后存储于蓄水池,用于农田灌溉。就这样,生态园将农林牧渔有机结合,形成了一个完善的复合生态系统。记者了解到,该循环系统的应用,让生态园的成本大大降低,但产出却一路上涨。“循环农业发展模式应该成为未来我国农业应有的一个发展方向,这也为太湖流域的面源污染治理提供了全新的思路。”任伯民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