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英才】赵淳生:超声电机“追梦者”

发布日期:2020-12-10 11:05
“我国是全世界把超声电机用到外星球上去的第二个国家,美国用到火星上,我们是用到月亮上去。我非常自豪,我们团队研发的超声电机能助力我国探月工程的顺利实施。”中国科学院院士、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赵淳生是我国第一个研究电动式激振器的科学家,也是我国超声电机领域的奠基者和开拓者。

【科技英才】赵淳生:超声电机“追梦者”

从零开始
用科技力量捍卫国家荣耀

超声电机,可用作红外成像光谱仪的驱动与控制,光谱仪通过对光信息的抓取与分析,就可以测知月球表面有何种物质。在之前成功发射的“嫦娥三号”上,就使用了赵淳生团队研制的超声电机。
赵淳生与超声电机的结缘要追溯到1992年。时年54岁的他应邀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访问学者。其间,他参加了一场有关超声电机的专题报告会,立刻敏锐地察觉到超声电机在未来必有广泛应用。他决定回国,自主完成相关研发。
回国的想法,一下子让家里炸开了锅。一家人都坚决反对他在56岁的年龄回国从零开始从事这项新的科研计划。但是家人终究拗不过执着的赵淳生。1994年,赵淳生告别家人,一个人提着箱子,独自回到中国。
“当时没有启动经费,我向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借了15000元,买了一台台式计算机和一台简易打印机。一名硕士生、一名博士生、一名博士后,加上我一共4个人,在一个20平方米的房间里干了不到一年时间,研制出了我国第一台能够实际运转的超声电机。”赵淳生说。
2018年,“嫦娥四号”探测器成功登月,赵淳生团队研发的超声电机TRUM-30A,成为给“嫦娥四号”的月球光谱仪按下快门的最好“帮手”。TRUM-30A只有46克重,比鸡蛋还小,同时,月球上的复杂环境,如气压低、空气密度小,还有难以想象的超低温都能适应。
赵淳生表示,超声电机除了应用在“嫦娥三号”“嫦娥四号”“嫦娥五号”“墨子号”量子科学试验卫星等高端装备上,还在医疗、光学仪器等领域获得了广泛应用。

身患癌症
命和超声电机“两个都要”

2000年,超声电机的研发取得了一定进展。就在团队还沉浸在小有成果的兴奋中,赵淳生却病倒了。在接到癌症诊断书的那一刻,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的黑暗。
在一次例行体检中,赵淳生被诊断患上了肺癌,经过手术,右肺被整体切除。在术后两个月的一次复查中,又被查出胃癌,三分之二的胃被切除。4个月内两次开刀,六次化疗,赵淳生一下瘦了26斤。“家人当时还在美国,我又不能和其他人讲,当时心里还是很难过的,晚上睡不着觉。”赵淳生说。
化疗期间严重的副反应,让赵淳生几乎没有食欲。但对抗病魔最好的方式,便是强健体格。“因为我是湖南人,我就用湖南人特有的方式让自己吃饭。哪怕硬吞也要吞下去。”赵淳生笑着说,为了解决食欲差的问题,他用老干妈辣油拌饭,逼着自己吃下去,硬生生靠着吃饭补充营养的方式,让自己熬过了痛苦的化疗周期。
躺在病床上的赵淳生,还惦记着正在进行中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申请、超声电机专利申请,还有一群自己怎么都放不下的硕、博学生。他将资料偷偷藏在了枕头底下,家人探病一走开,赵淳生便掏出资料开启病床上的“科研模式”。当赵淳生的爱人问他究竟是要命还是要超声电机?赵淳生回答得很“贪心”:他两个都要。
就在病床上,赵淳生用一笔一画的手写,完成了他的第一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申请书。

艰难创业
致力超声电机产业化

虽然已经年逾八旬,但赵淳生没有半点“颐养天年”的想法。从最初学习日美,到如今学习中国。赵淳生的英文版专著《超声电机技术与应用》成为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日本东京工业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在这个领域的重要参考书。
虽然理论上超越了日本、美国,但产业化程度还是有较大差距。情急之下,赵淳生决定硬着头皮自己上。从2008年创办第一家公司开始,已先后经历三次创业失败,如今第四个公司已走上正轨。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只要生命不停止,我就照样工作。我觉得工作是一种乐趣,可以延长生命。”对于现在的赵淳生来说,最大的愿望莫过于将超声电机产业化。
“目前,我们正在建设超声电机智能装配和测量生产线,要在南京生产出成千上万的超声电机,走进并占领国际市场。”赵淳生还在南航设立了“赵淳生科技奖励基金”,每年用基金的利息来奖励优秀研究生。“我打算从机械结构力学及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始遴选优秀的学生,逐渐扩大到航空学院乃至全校。以后奖励基金的钱多了,我还要将奖励范围扩大到全国。”
呕心沥血的奋斗,让赵淳生和他的团队已研发出60余种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超声电机及驱动器,为共和国航天和国防事业书写新的传奇。(作者:何佳芮 编辑:谢长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