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诵芬院士:鹰击长空夫子扬清芬

发布日期:2019-08-21 11:20


2 0 世纪3 0 年代,他出生于江苏的一户书香世家,父亲是著名的国学大师顾廷龙。然而,在那祖国饱受凌辱的年代,目睹日军轰炸机从头顶呼啸而过,切身感受近在咫尺的战争与死亡威胁,他没有继承父亲的文学衣钵,反而在幼小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我将来要搞飞机!”他就是我国著名飞机设计师、两院院士顾诵芬。


缘起:国仇与壮志——将来要造飞机

“七七事变”后不足三周,顾诵芬第一次经历了日本的轰炸。
“当年7 月2 8 日那天,日军轰炸二十九军营地,轰炸机就从我们家上空飞过,连投下的炸弹都看得一清二楚。”时隔7 2 年后,他对那一幕仍记忆犹新,“二十九军的驻地距离我家最多不到两千米,爆炸所产生的火光和浓烟仿佛近在咫尺,玻璃窗被冲击波震得粉碎。”
正是这样的经历,让顾诵芬深切感受到没有防空力量的祖国在列强面前只能被动挨打。尚年幼的他暗暗在心中下定了要投身航空事业、保卫祖国蓝天的决心。
第一次接触飞机模型是在顾诵芬1 0 岁的时候,那是一位堂叔送给他的生日礼物。飞机模型飞飞撞撞很快就坏了。开明的父亲见顾诵芬特别喜欢飞机模型,就带他到上海一家外国人开的店里买了一个更坚固的航模。但这个航模飞了几次,撞到墙上、屋顶上,坏了,而且很多材料在彼时的国内并没有,顾诵芬就自己开动脑筋,找其他相似的材料替代,按照《小学生文库》中对航模的讲解自己动手修理。渐渐地,他学会了自己动手做航模。之后的寒暑假,除了写作业,他的大部分时间,都与航模相伴。他说,“看到自己制作的航模飞起来,我感觉非常愉悦”。


肇始:困难与土办法——设计中国的飞机

高中毕业后,顾诵芬报考了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上海的国立交通大学航空系,均被录取。作为家里独子,顾忌母亲的惦念,顾诵芬最终选择了上海的国立交通大学。

1 9 5 1 年,顾诵芬毕业,服从国家形势与安排,远离家乡北上沈阳,维修抗美援朝战伤的飞机。但仅仅照着国外设计图纸远远满足不了顾诵芬,他的志向是设计中国人自己的飞机。
1 9 5 6 年,顾诵芬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他和徐舜寿等人一起创建了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机构——1 1 2 厂飞机设计室。但严峻的现实仍然摆在眼前,设计室仅有1 0 0 多人,且多数人是中专毕业,设计所需相关资料和设备也极其缺乏。
顾诵芬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在临时挤出的几间办公室中,与一群年轻人一起,在设计室主任徐舜寿和副主任黄志千的带领下,几乎从零开始研制中国人自行设计的第一架喷气式飞机歼教1 。
回忆当初,顾诵芬说,“当时我压力挺大的,这是个难题。我之前没接触过喷气式飞机设计,只能到北航图书馆去查阅资料。”
我借了李泽藩同志的一辆自行车,每天晚上跑北航,查找并抄录有用的资料,买了硫酸纸,把图描下来。那时到北航的路还没有修好,晚上也没有路灯,就这样跑了一个星期。记得还车给李泽藩时,才发现自行车的前叉已经裂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裂的,但就这么骑了一个星期。
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顾诵芬与设计室的同事们没有退缩,反而用自己创造的土办法一一克服了阻碍他们航天梦想的障碍。
同事们每天晚上都去医院捡废针头,把它们焊接到铜管上,当作实验设备。1 9 5 8 年,歼教1 在设计室同志们的不断努力下终于在新中国成立十周年之际试飞成功。


前进:危险与信念——解决技术难题

2 0 世纪6 0 年代,研制歼8 飞机的工作如火如荼地开展起来,顾诵芬被任命为副总设计师。然而,当时设计室走廊里却经常贴满批判他的大字报。

对此,顾诵芬非常豁达,“我当时的情况就是‘匍匐前进’,一边‘挨揍’一边往前走。我对于批判已经‘皮实’了,我想就算‘连滚带爬’也要把飞机搞出个样子。”
就这样,经过不懈努力,1 9 6 9年,歼8 终于首飞成功。可是当人们欢欣鼓舞热烈庆祝之际,顾诵芬却陷入了新的思考。
据试飞员反映,当飞机在跨声速飞行时存在严重的抖震,就像一辆破公共汽车在颠簸不平的道路上行驶,再快人就受不了了。为此,年近5 0 的顾诵芬冒着生命危险,三次乘坐歼教6 紧随歼8 飞行,尝试通过望远镜观察情况。
后来,试飞小组的同志自费买了红毛线,贴在机尾罩的前后。顾诵芬通过观察毛线条的扰动及损坏情况,对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最终提出对机尾罩进行针对性的更改,彻底消除了歼8 飞机的跨声速振动问题,歼8 最终定型。
对于当时所面临的危险,顾诵芬并不在意,他用了试飞员鹿鸣东的一句话:生死的问题对我们来讲早已解决。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生命放在第一位。


腾飞:速度与质量——歼8 Ⅱ一飞冲天

2 0 世纪7 0 年代末,根据国际形势变化,歼8 已无法满足我国国防需求。

1 9 7 9 年8 月,三机部发出《关于对歼8 飞机实现全面技术改装可能性论证的通知》,歼8 大改任务摆在顾诵芬和他的设计团队面前。1 9 8 1 年,顾诵芬被任命为歼8 Ⅱ型飞机型号总设计师。
顾诵芬一如既往带领团队攻坚克难,一步步扎扎实实带领中国防空走向新的征程。在短短不足4 年的时间里,他们所设计的歼8 Ⅱ首飞成功,其速度之快、质量之好,开新机研制史的先河。
1 9 8 8 年3 月1 8 日,歼8 Ⅱ设计定型。2 0 0 0 年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顾诵芬以突出的贡献当之无愧地列为第一获奖人。
“咏世德之骏烈,诵先人之清芬”是父亲对顾诵芬的希冀。“英谋信奇绝,夫子扬清芬。”是旁人对顾诵芬的赞颂。而顾诵芬对自己的却有着这样的质朴而谦逊的评价,“回想我这一生,谈不上什么丰功伟绩,只能说没有虚度光阴,为国家做了些事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