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国良:做出中国人自己的碳纤维

发布日期:2018-09-11 16:54

       在今年1 月召开的2017 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一个来自连云港的项目格外引人瞩目。这个“干喷湿纺千吨级高强 百吨级中模碳纤维产业化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该项目第一完成人、中复神鹰碳纤维公司董事长张国良的经历更堪称神奇。作为企业负责人和科研带头人,张国良带领公司员工艰苦创业,将一座海边濒临倒闭的国有小厂,发展成纺织机械领域科技创新的典范。作为一个爱国企业家,张国良更是一度放弃优渥稳定的生活,以惊人毅力,带领团队攻克一个个碳纤维难题,最终凤凰涅槃,打破西方国家对我国碳纤维行业军工和民用产品的技术封锁,成为碳纤维产业领域的佼佼者。

执着攻关“小作坊”变身为现代化企业
       “我相信科技创新能创造奇迹。”不断上进,不断追求创新,这是张国良完成一个个逆袭的最大王牌。正是不断推动技术进步和产品创新,张国良让一个“小作坊”式的传统工厂,转型升级为高科技企业,创造了凤凰涅槃的传奇。
      一直以来,张国良对技术的研究近乎痴迷。1982 年武汉理工大学毕业后,张国良被分配到连云港纺织机械厂工作。作为厂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他潜心钻研业务,很快成长为技术骨干。1992 年,在工厂经营不善、濒临倒闭之时,他临危受命,当上了“受罪厂长”。此后,张国良果断瞄准市场需求,和技术人员一起研发出烫光机,顺利摆脱企业发展困境。2001 年,他又带领纺机厂进行了股份制改造,并起了个响亮的名字:“鹰游”。
张国良对创新的执着在公司可是出了名的。一位公司老员工告诉记者,2004 年初,一家西班牙客户拿来一条轧花毛毯的样品,工艺难度极大,询问张国良能不能做。当时正赶上要过春节,职工都放假了,张国良就把毛毯挂在自家二楼阳台上,整天没事就坐在那里盯着毛毯琢磨:这些花型是怎么轧出来的?年还没过完,他就迫不及待地把厂里的技术人员喊来,“纺织工艺的提升还得靠设备支撑,我们需要开发新的纺机设备!”经过技术攻关,一套新的设备又诞生了。
这样的攻关故事数不胜数。正是因为这份执着,经过十几年的深耕,张国良带领鹰游实现了从小作坊向高新技术企业的华丽转身。“鹰游”也成长为拥有十八个公司的企业集团,在国内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多项专利更是填补了国内空白,并拥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也就在此时,张国良开始寻求新的发展可能。2005 年,年近半百的他,独自踏上了一条布满荆棘的创业之路——闯入从未涉足的碳纤维研发领域。

甘做“碳痴”掘开“黑色黄金”宝藏
      谈起张国良,不得不提碳纤维。日常生活中,我们对碳纤维自行车、羽毛球拍、球杆、滑雪板、弓箭等都有所耳闻,这种神奇的新材料被称为“黑色黄金”。
“碳纤维是材料领域皇冠上的一颗明珠。假如没有碳纤维,就不会有现代的竞技体育运动会。”一谈起碳纤维,张国良便滔滔不绝,他告诉记者,除了体育领域,碳纤维还广泛应用于其他领域。比如在航空航天领域,碳纤维可应用于飞机机身、卫星零部件、火箭发动机、喷管等。碳纤维材料的最大特点,就是在实际应用中不会发生塑性变形,重量轻、强度高、抗腐蚀、耐高温,具有非常好的应用性能。
      不过,由于发达国家长期实行贸易禁运和技术封锁,中国碳纤维仅局限于实验探索阶段,一直没能实现产业化,成本居高不下。而这,成了张国良的“心病”。
“我心里有一团火,我要做中国自己的碳纤维。”为了获取国家的立项支持,他甚至给时任江苏省科技厅厅长的王永顺写了一首散文诗作为申请报告:“我在实现一个梦想,我被梦中的激情所燃烧,做出中国人自己的碳纤维。”
       认准了目标,张国良便把自己完全抛进了碳纤维的世界。他查遍有关碳纤维的信息,记下3000 多个主要工艺数据,从决定做碳纤维的半年多时间里,他读过的相关书籍和资料足足有两米高;几个月时间,他几乎找遍了国内碳纤维的专家。这股痴迷的劲头,为他赢得了“碳痴”的称号。2006 年,中复神鹰碳纤维有限责任公司在江苏连云港成立,一系列技术攻关随之展开。
正是这团火,张国良带领公司在碳纤维产业化上取得一系列成果。如今,中复神鹰已成为国内产能和产量最大、技术和应用最为成熟的碳纤维领军企业。截至目前公司总投资18 亿元,碳纤维年产能达到6000 吨,产品质量处于世界上第一大碳纤维生产商日本东丽公司的同类水平,连续多年国产纤维市场占有率达60% 以上。

步履不停
创新求变在路上

        展望碳纤维产业的未来,张国良坦言,碳纤维研究还有广阔的空间,“目前的工艺,只能把碳纤维理论上的性能发挥出很小一部分,将来还能做出性能更好的碳纤维产品,潜力很大。”
同时,他还表示,现在我国碳纤维产量仍不够高,供应大约只能满足需求的五分之一。未来,首先要不失时机地扩大产量、满足需求,特别是满足国家的重大需求,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量要跟上。
       2017 年5 月,国产大飞机C919 在浦东机场第四跑道成功起飞,标志着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可以制造大飞机的国家。据悉,C919 使用的12% 的复合材料主要是碳纤维复合材料。“目前,我们的碳纤维产品主要应用于航空航天、武器装备、碳芯电缆、建筑加固、压力容器、体育用品、风电叶片、汽车制造等领域。”张国良表示,随着国产大飞机等一大批国之重器成功研制,未来几十年碳纤维的使用量肯定会加大。
       张国良告诉记者,近期,由公司牵头完成的“干喷湿纺千吨级高强/ 百吨级中模碳纤维产业化关键技术及应用”项目,生产线研发技术水平达到国内领先,产品部分性能指标超过国外同类产品水平,可完全替代进口。张国良表示,今后要将国产化贯穿在整条生产线上,真正掌握碳纤维生产核心技术,更好地服务碳纤维及复合材料终端用户。
“帆欢劲风满,破浪如追奔。”如今站在行业制高点的张国良,仍如振翅翱翔的雄鹰,带着梦想搏击长空,继续寻找下一个新的起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