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凌: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发布日期:2018-11-14 16:51

      早上7 点,很多人还在用早餐,但吕凌已早早到了医院,准时开始查房,这已成为一种习惯。如此才能避开拥堵,把更多时间留给患者。
     江苏省十大青年科技之星、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大外科副主任吕凌,从医二十年,学医路苦,他越学越有兴趣;医路更苦,他却越走越坚决。拿起手术刀,他是医术高超的外科医生;下了手术台,他又是为了探索医学真理苦心钻研的科技工作者。

感恩,走入医学殿堂


      吕凌从小在外公、外婆家长大,读小学时,最亲近的外公不幸患上了白血病,于是一家人踏上了遥遥寻医之路。这条路上,吕凌遇到了一生中的贵人,这也让吕凌从此记住了医生这个职业。
      当吕凌跟着家人带着生病的外公从泰州赶到苏州求医时,遇到了苏大医学院的吴德沛医生,吴医生高超的医术让外公延长了十年生命,一家人又能在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从那以后我觉得,医生太了不起了,我也要当医生”。
      1 9 9 8 年,吕凌没有辜负梦想,高分考入南京医科大学,正式走入医学殿堂。之后,怀揣着对祖国的深情和家人的眷恋,吕凌留学回国成为一名医生。
吕凌说他自从做了外科医生,基本上无休,不是在医院给患者看病,就是在屏幕前——医院的线上诊疗平台、患者微信群等随时关注患者情况。“上了手术台,一天都下不来的情况很正常”。
      医生追求的终极目标是能为患者解决病痛、延长生命,需要研究和探索,找到更新的医学手段和武器。以肿瘤为例,医生医治的是有肿瘤的患者而不是患者的肿瘤,要延长患者的生命,不仅是消灭肿瘤。

进阶,成为一种责任


      吕凌的研究方向是肝脏移植和术后移植免疫耐受的转化医学研究,肝脏移植是个大手术,术后的移植器官免疫排异问题更是医学界的难题。更主要的是一个患者的故事触动了他下决心要探索肝移植术后免疫治疗的新策略,他不想只做个拿手术刀的医生。
      患者是名家境条件很不好的小孩,家里人为移植四处筹钱已经负债累累。然而事实是,孩子术后仍要终身服用昂贵的免疫抑制剂,这个家庭最终走不下去了,慢慢停了药物,导致器官排异。这给了吕凌深深触动,在为孩子和这个家庭惋惜的同时,觉得外科医生很多时候很挫败和失落,因为手术成功对患者来讲才刚刚开始,移植免疫要伴随患者终身。怎么能使患者长期存活,怎么降低免疫抑制剂的毒副作用,他决定去美国最好的研究中心学习。
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在王学浩院士的指导下,吕凌回国后带领他的研究团队经过努力,在国际上率先通过输注调节性T 细胞来诱导活体肝移植患者术后免疫耐受的治疗,为临床移植免疫耐受诱导提供了新方法,并阐述了其机制。如今,这项治疗方案在临床运用中已经惠及十多位患者,有患者已经停止服用排异药物1 年多没有出现异常,他在器官移植免疫耐受道路上做出了有益探索。
      移植免疫其实从器官获取时的缺血再灌注就开始了。吕凌从供体肝源的保存进一步研究,带领他的研究团队,协同多学科合作设计研发出以供肝保存为基础的“低温循环器官保存系统”,该系统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并填补了国内研究的空白。
      一个人的成绩不算什么,吕凌想搭建一个让更多有情怀、有抱负的青年人一起为医学事业做贡献的平台。他率先成立了国内首个省级转化医学专业委员会,特别强调注重以临床问题为导向的转化研究,他始终宣传和坚持临床医师的研究不要脱离临床,要做切切实实为患者解决问题的科学研究。去年,他又发起成立了江苏省研究型医学院学会,想让更多的医务工作者实现跨专业、跨学科、跨领域的协同创新合作。

合格,毕生的追求

      对于已经取得的荣誉成果,他十分谦虚,希望多报道导师们为医学界所做的贡献。他要做一个保持初心、有情怀、有抱负的人。谈到未来,吕凌说:“路还很长,现在的科研只能解决医学领域不到1 0 % 的问题,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去探索研究,不要设定太多的荣誉框架,我的理想就是做个合格的医生,仅仅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很难了。”他的座右铭就是北宋大家张载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如此重任,难怪吕凌觉得,只是做一名合格的医生,就已经需要花上毕生的精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