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晓刚: 守护大坝安全是一种执念 科技英才 21

发布日期:2018-11-26 09:50
      还没到四十,已成为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副所长,进研究院参与的首个项目,就获得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在水科院大楼1 1 楼办公室,记者见到了江苏省青年科技奖获得者王晓刚,他年轻且亲和,一点也没有传统工科男的“刻板”。

专注的非典型“学霸”

      也许是本身的亲和力,没有初见的尴尬,王晓刚笑言,“我可能不是你们想象中那种学霸级别的科研工作者。”
不是很偏科,特别喜欢物理,这便是王晓刚对自己中学时代的总结。“不过也是从初中开始,对力学特别感兴趣,感谢物理老师的启蒙。”王晓刚回忆,当时中学学了一些杠杆定律之类的,就莫名觉得特别有趣,就会去琢磨,然后也参加一些竞赛。后来大学的学习涉及一些复杂的工程,但对于王晓刚来说,不断汲取知识解决问题也是很有趣的挑战。
     一路从硕士读到博士再到博士后,王晓刚的求学生涯一直被兴趣主导,所以几乎都很顺利。但是王晓刚认为,自己也不是特别追求分数那类拔尖的学生,所以用他的话来说,“不算是特别优秀吧”。
     “对我来说,可能9 0 分和1 0 0分是差别不大的,但是如果1 0 分的差距要付出百倍努力,我可能不会去做,反而会再去找点自己感兴趣的事儿琢磨。”研究生时期,王晓刚开始参与一些科研。
     “我对什么都有兴趣,别人不太看好的一些方向,但因为我有兴趣,还是会去研究。”王晓刚说。

幸运背后的不为人知

      2 0 0 8 年,王晓刚进入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工作,作为项目负责人、主要技术骨干参与了4 项国家级科研项目。“可能大家比较熟悉的就是三峡水利枢纽,团队参与了其中一部分。当时做了很多溃坝现场试验,大家现在看到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也获了一些奖,实际上当时也挺难的。”王晓刚告诉记者,那是一段很重要的经历。
      溃坝水力学是王晓刚一直从事的领域,当时南京水科院联合一些高校院所建立了国内外试验坝最高的大尺度试验场,最大试验坝高达9 .7 米,能真实地反演土石坝溃决过程。“其实,当时国内外可用的经验都非常少,所以实验很困难,既涉及水,又涉及土,还要考虑水和土的耦合等。另外每一次现场试验,国家都投入很大的经费,所以对科研人员来说,压力也很大。”
“作为科研人员,当然希望试验一次成功,但是哪有那么简单。我们前三次的现场试验都失败了,烧了很多钱,又是国家级的项目,所以压力可想而知。总算第四次成功了……”用了近8 年的时间,经历了四五百次试验,后来,这些试验技术、试验方法的创新,都为溃坝预测预警提供了重要的技术支持,我们提出的溃坝试验方法、溃坝力学机理等对于推动溃坝试验模拟技术进步具有重要意义。

兴趣所致享受工作

       王晓刚是苏州人,谈吐间有些吴侬软语的味道,给人感觉很温润。但一旦对科研项目专注起来,他可能就是个“工作狂”了。
“如果问我生活中的兴趣,可能我的回答真的是工作了。”对于王晓刚来说,与其说享受生活,不如说享受工作。“一开始有些困惑,后来也受到一些前辈的启发,觉得没必要将生活和工作割裂开来。比如周末时间,孩子在学习,爱人忙些自己的事儿,我就可以投入工作,整体家庭气氛很好。”
      除了溃坝领域相关的科研工作,王晓刚自2 0 1 0 年起就参与了《水利水电工程鱼道设计导则》的编制工作。他告诉记者,所谓鱼道就是供鱼类洄游的通道,由于我们建设了一些水利水电工程,破坏了鱼类洄游的通道,所以在修建的工程边上,给鱼也装一个“楼梯”或“电梯”,从而保护河流生态多样性。
“有些工作,短时间看不到成果,但是希望十年后回头看,这些事情能对社会有贡献。”他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