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剑春院士:生物质能源的“拓荒者”

发布日期:2019-02-11 15:39

风和日丽的一天,蒋剑春院士刚开完会,在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的办公室接受了记者采访。

走进院士的办公室,办公桌简洁清爽,最显眼的一排靠墙的大书柜里面摆满了书,他是个爱书之人。

从无到有

生物质发展见证者

     生物质指的是有机物质,这种有机物质是直接或者间接通过植物的光合作用形成的,包括世界上所有的动物、植物和微生物,也包括这些生物的排泄物和代谢物,在能源大家族中,生物质是最“丰富”的成员,也是一种可再生能源。生物质是一种古老能源,随着社会发展,生物质能源逐渐被其他能源替代。直到2 0 世纪7 0 年代,石油危机爆发之后,能源对经济发展的制约越来越明显,化石能源总有一天会耗尽,尽快寻求替代品已成为当务之急,通过现代生物技术将传统生物质加工成煤、石油等矿物燃料结构和特性极为相似的替代燃料成为可能,生物质能源重新进入大众视线。
      直到第六个“五年计划”时期,我国才开始重视生物质能源。我国每年产生的农林废弃物资源非常丰富,但是资源浪费很严重,利用率非常低。在这一背景下,蒋剑春院士开始了深入研究。1 9 8 6 年,蒋剑春院士开始带领团队研究“农林剩余物多途径热解气化联产炭材料关键技术”。如今,这一项目已经持续研究了三十多年,取得了一系列成就。2 0 1 8 年5月份,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召开的科技成果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了5 项重大科技成果,该项目就是其中之一。
      当下,生物质能源已经成为仅次于煤炭、石油、天然气之外的第四大能源。最重要的是,它是一种可再生能源,虽然与太阳能、风能等相比,名气不够响亮,但经过科学家的研究应用,逐渐走入人们的视线并得到重视。生物质能源研究领域,他不断添砖加瓦,见证了我国生物质能源技术从无到有到今日的辉煌。

默默耕耘

三十余年潜心研究

     化石能源的燃烧会导致二氧化碳等的排放,造成严重气候问题,生物质能源利用能有效解决这个问题。秸秆是比较典型的生物质农作物。2 0 世纪8 0 年代末9 0 年代初,江苏等经济相对较发达的地方,出现了“抱着柴秆进角楼”的现象,这些“放错了地方的资源”,不仅被严重浪费,还会因为错误的利用方式造成一系列环境问题。如今,江苏农业秸秆废弃物利用成效显著,接近4 0 0 0 万吨的秸秆得到有效利用。秸秆等农林剩余物也可以通过前文提到的“农林剩余物多途径热解气化联产炭材料关键技术”来开发利用。这是生物质能源利用中一项非常重要的技术,该项技术以农林生物质为原料,采用富氧气化介质、催化剂等技术手段,改变气化产物和产品质量,针对原有技术存在的问题和不足,重点研发热解气化新型反应器和成套技术装备,通过高温热解汽化反应制备出生物质燃气、功能性炭材料及相关产品,并集成开发了农林剩余物气化供气、发电和供热系列技术装备,实现了农林剩余物的高质化综合利用。该成果在国际上达到先进水平,在生物质气化供热应用于活性炭生产、气化工程中产生的固体炭产品应用等方面领先。
      该项技术的应用和推广,对推动生物质能源工业化利用和促进行业科技进步、节能减排,具有积极意义,会产生显著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

学会享受

科研要有钓鱼精神

      谈到科研工作,蒋剑春院士露出笑容,也有很多感触。他说,科研工作就像一场马拉松,没有捷径,如果希望在科研上做出一些成果,有几点非常重要。
      第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有钓鱼精神。蒋剑春院士说:“做科研工作要有钓鱼精神,钓到鱼后的幸福愉悦感会让你对工作产生热情,支撑你一路走下去。”他说,自己不是最出类拔萃的,也不是天资最聪颖的,努力和坚持让他一直坚守在这个岗位上。
      第二点,是养成良好习惯。他说,老一辈科技工作者的奋斗精神、优良传统让他受益匪浅。积累宝贵的资料,善于总结提炼工作,利用好8 小时之外的时间,科研工作要见缝插针,时刻不能松懈。
     此外,蒋剑春院士提到,做科研工作要目的明确,知道自己做什么,要学会反思,做一项研究五年十年后回想过去,是否对这一行业的学术发展有所助益。经过三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和艰难跋涉,蒋剑春院士见到了彩虹——他先后主持和参与完成国家重点研究科研项目3 0 余项;主持和参加完成科技成果转化、技术服务和推广示范工程设计项目2 0 余项;科研的成套技术和装备出口日本、意大利等1 0 多个国家;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1 项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