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英才】柴人杰:耳聋药物研究的“深耕者”

发布日期:2018-09-17 10:49
近期,失聪女孩江梦南考取清华大学博士生的励志故事一度刷爆朋友圈,她因极重度神经性耳聋而陷入无声世界,只能用眼睛感知和聆听现实。不止是江梦南,在国内还有上千万人正遭受耳聋困扰。不过,目前针对耳疾的治疗仍多停留在助听器、人工耳蜗等物理治疗层面,相关的药物治疗却是待开垦的“处女地”,这也成为学界、业界关注的重点。

东南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柴人杰教授一直在啃这样的“ 硬骨头”。他十年耕耘,追根溯源,勇攀基础研究高峰,同时,又着眼现实,让基础研究走出实验室,助力解决临床难题。个中艰辛,让柴人杰更明白科研坚守的重要意义。


                          东南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柴人杰教授

根治耳聋没想象那般简单

东南大学生命科学研究院教授、院长助理,先后入选青年千人计划,国家优秀青年科学基金,现任中国生物物理学会听觉、言语与交流分会副会长,国际耳内科医师协会常务委员,中国听力医学发展基金会专家指导委员会常务委员,听觉基础研究专委会副主委,中国医促会耳内科分会听觉基础研究学组组长……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年仅36 岁的柴人杰简历让人心生惊羡。
在柴人杰略显拥挤的办公室里,他向记者说起自己的研究更是滔滔不绝。耳聋是一种常见的耳疾,据早前统计,2006 年我国耳聋人数为2004万,占全部残疾人总数的四分之一。“耳聋也是继肢体残疾后的第二大残疾。”柴人杰告诉记者,尽管人体致聋的途径和机制多样,但内耳毛细胞的不可逆损伤是造成感音神经性聋的核心原因。
目前临床上主要采用助听器和人工耳蜗的方法,来改善患者的听力。但在柴人杰看来,这种物理方法还存在诸多局限。此
外,他也强调,外界的物理治疗效果还依赖于耳内残留毛细胞和螺旋神经元的数量和质量。因此,像人工耳蜗治疗方法本质上“治标不治本”。
那么,可不可以对症下药,内在根治?“其实,最理想的治疗是通过干细胞使内耳毛细胞再生,以此达到耳蜗结构和功能的修复,从而在根本上恢复听力。”不过,在内耳的结构中,感觉声音的毛细胞和传导听觉信号的螺旋神经元细胞都很“娇嫩”,这些细胞数量有限,研究难度大。
柴人杰坦言,目前临床上还没有有效促进毛细胞和螺旋神经元再生的药物,如何进行内耳毛细胞在保护和再生,逐渐成了柴人杰研究的重点。在美国读博期间,他就确定了自己的研究方向,这一干就是十年。

基础性研究  不再是单打独斗

然而,从事这样的基础性研究,注定是场持久战。
新问题“源源不断”。“目前还存在一系列问题需要我们解决,包括新生毛细胞数量不足,新生毛细胞不成熟不具有成熟毛细胞的功能,新生毛细胞难以长期存活等关键问题和难点,我们必须通过多基因的协同调控才能有效促进毛细胞再生,促进新生毛细胞的功能成熟。”
如何“破局”?柴人杰和团队希望借力业界。前年,课题组获得了全球20 强药企德国Boehringer Ingelheim 公司横向项目资助,开始和BI 合作研发,以此来解决基础研究中的难题。他告诉记者,未来此类合作将越来越多。
不仅如此,柴人杰团队研究“触角”也向着临床延伸,关心关注人工耳蜗等临床实际应用中的热点难题,并助力解决。“为此,我们提出了把人工耳蜗植入和神经干细胞植入有机结合的新综合技术体系的应用,促进人工耳蜗植入手术的疗效。”近期柴人杰主持的一个项目就是和南京鼓楼医院的耳鼻喉科进行联合研究,解决临床上的“疑难杂症”。在他看来,基础性研究要和临床实际“珠联璧合”,“不能只在实验室里‘闭门造车’,还要走出去,将自己的研究和临床相结合,及时回应临床适应症需求,解决难题。”柴人杰尤为看中这点,在他看来,高校科研要和实际应用并重,让自己的研究更好解决实际临床中的难题,如此才更有成就感。

失败常态化 用研究结果说话

从事生物领域的基础性研究,定是离不开反反复复,一遍又一遍的实验。“除了有百折不饶的毅力外,更重要的就是心态。”柴人杰带领了近20 多个硕士、博士生,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便是“心态上,要做好失败常态化的准备”。
“我常常和学生们说,做人看过程,做事看结果,一个实验,不管过程如何,最后都要有结果。”对于长年“蜗居”实验室的柴人杰来说,这样的道理简单又实际。他身上有大部分科研工作者的特质,低调务实。“事情总要一步步做,如果最后实验证明是错误的,那也算是一种结果,就是不能半途而废了。”

当前柴人杰所从事的研究已经与国际前沿研究相媲美,但他仍不敢稍有懈怠。在研究中他们面临的困难仍不少,比如内耳环境极其复杂,在这一过程中如何研制合适的生物纳米材料来“搭桥”,如何进一步优化实验条件,这些都需要一步步摸索。

挫折、失败,一遍遍重新来过,这些对柴人杰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如今再谈起,他的脸上多是“云淡风轻”。应对这些困难,到底有何秘诀和良方?
“如果说一定有什么方法的话,应该是兴趣。”柴人杰感慨,要想在一个领域深耕,兴趣导向、求知欲皆不可或缺,这点对新时代青年研究者也尤为重要。(作者:孟婧  拍摄:刘成贺  编辑:谢长美)
分享到: